神奇鹿少爷

鹿家小少爷.国中美术生临摹狗.三党语c淡圈中.段子手属性.
文野中毒.深入时之歌无法自拔.此生无悔入阳炎.日本/国人男声唱见厨.
请多指教咯—!

艺考暂时告一段落啦——之后就是文化课的学习了!事实上说是学习其实也已经不重要了x倒是以后需要写作业和补课还是so sad:-(
总之还是中考加油吧!!

临了几张金政基先生的速写感觉逼格都高了x

[文豪野犬/双黑]坠入深海

*别看题目它害羞(。
*中原中也视角
*死亡梗注意
*小学生文笔
*非常短小
*烂尾
*OOC
祝食用愉快x
————————————————————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廉价的人生。

一声枪响,子弹穿过身体的刹那,震得五脏六腑都迸裂开来,嗓子一甜,猛地咳出一口暗红。虽然杀了许多人,但中原中也并不喜欢这种黏腻的感觉,或者说是极其厌恶。口腔中被血液充溢,即便是属于自己的血液,也让他感到如此的令人作呕。身后急切地喷涌而出的血花混杂着沙土,在披于肩头的黑色大衣上糊上一片黑黑红红。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气扩散的极为迅速,十分刺鼻。眼前隐隐绰绰的是敌对方如同猎人杀死猎物般欣喜若狂的笑意和枪口仍不断冒出的徐徐白烟,还未来得及感到疼痛,身体向后一倒,任由自己接受着地心引力的洗礼,坠入无尽深渊。

结果到死都死在自己的能力下啊,真是可笑。他轻嗤。

听说人在临死之际,脑海中会放映出一生的走马灯,而此时,自己的脑子里却空得讽刺。被太宰嘲讽了一辈子,到临了的时候还要被脑内一片空白的记忆嘲讽,自己活得还真他妈失败。不甘的心理油然而生,却又无能为力得让人心疼。

眼前的景色飞也似的离自己而去,说是景色,其实不过是一些枯枝败叶点缀着悬崖峭壁罢了。山顶的悬崖边上那些看着自己堕入深渊的人也随着意识一同逐渐模糊不清。周遭的断崖愈发高耸,渐渐地,湛蓝的天空与山壁扭曲得眩目,最后融为一体。

哈哈,连幻觉都临幸于我了吗。

轻阖双眼,欲用无尽的黑暗阻止幻觉继续蔓延,时间却不允许他这么做。

时间这东西在这种时候走的真他妈快,我的能力怎么就不是操控时间呢。这是中原中也此刻最真切的想法。

伴随着巨大的重物落水声,身体被冰冷刺骨的海水包围,睁着的眼睛意外的没有任何譬如疼痛的反应。目光所及之处,自胸口处扩散的血液于大海中晕开,冰冷的深蓝中渲染了一片猩红。

他看着逐渐污浊的海水,在短暂的时间内突然间想起了很多很多。

他想到了十二岁那年刚刚加入黑手党的时候就操着满嘴痞话的自己。他想到了十四岁那年,森鸥外为自己介绍面前黑发缠满绷带的少年太宰治将是自己未来的搭档时,自己满脸的不屑。他想到了十六岁那年与太宰在Bar·Lupin喝酒,将醉如烂泥的自己背回了黑手党据点的太宰。他想到了十八岁那年太宰毅然决然地离开黑手党时,自己表现出的不在乎和内心深处自己都不愿相信的不舍。他想到了二十岁那年与太宰重逢时在夕阳下和他大战三百回合的场景。他想到了二十六岁那年太宰终于实现了一直以来希望与美女殉情的愿望,还笑嘻嘻地对自己说要好好活下去的情景。

他想起了一个世界。

云雾褪去,阳光洒下,透过海平线直射海底。

哎呀哎呀,是阳光啊。

轻轻挑起嘴角,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最后一秒,脑海中映出的是黑发且面容清秀并时刻保持着乐观的笑面青年,他对他笑得灿烂。

——————————END——————————
自己不是写手,码文码得更是跟便秘一样愣是花费了一下午用来写作业的时间x刚码完点复制的时候手滑点了粘贴结果啥都没了。啥都没了。啥都没了。宝宝心里苦x之后又趁着还有点印象码了第二遍这才能够发出来。双黑的感觉还是没能表现出来,非常抱歉((土下座

自己的日常系人设.之后大概会更其他种类的人设x
画手p1干物婶.p2反射弧断.
鹿晟♂17
外貌:棕褐色中长发.必要时会在脑后扎成一小撮辫子.额前扎不上的头发随意修剪后当作刘海.隔代遗传了深蓝眼眸.戴一副黑框近视眼镜.喜欢在左手腕戴上白色手表.经常熬夜玩RPG游戏有时眼底会有淡淡的黑眼圈.脸上自认为最满意的部位是高挺的鼻梁.身高172.身材较其他同龄男生消瘦一些.不是很在意穿衣打扮.一般为白底印有“伊東歌詞太郎”字样的应援T恤.外面会套一件红黑格子衬衫.顺带一提是个格子衬衫控.下装通常为深蓝色牛仔裤.身高问题会将裤腿娩上.常穿一双有美国国旗花样的帆布鞋.比较抗冻所以冬天时仅会在外面套一件加厚的浅棕色大衣.
性格:是个技术宅文科生.虽说是文科生不过在成为文科生之前理科成绩也很不错.但是很讨厌学习这些自认为没用的东西.所有与艺术有关的内容都十分精通.却总是放着这样的天分不用去尝试一些毫无天分的事情来寻求刺激感.患有极其严重的拖延症.轻微的恐高症.密闭空间恐惧症.对疾病的抵抗力相对于其他人来说要好一些.唱歌难听的级别是毁灭级的.有收藏书籍的爱好.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有严重洁癖.珍贵的东西被别人把玩会暴怒.不过平时脾气很好.也经常被他人说笑容很好看.这样的外表下在内心深处也隐藏着一颗腹黑的心.有时会出现别扭傲娇的一面.很容易脸红.非常不坦率.对待身边的朋友会耍开嘴皮子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进行爱之毒舌攻击.而在对待喜欢的人时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智商骤降只能是作出“嗯”“啊”的反应.面部表情也会变得十分僵硬.出于这样的原因才会被当做容易被别人误会的体质.虽然长着一副颓废少年的样子但是事实上是个比较乐观的人.也能够和他人相处得十分融洽.值得一提的是.非常自恋.非常自恋.非常自恋.
喜好:画画.书籍.手机.
其他:/

疯狂的逃避着,却将猩红的眸子对焦于这愚钝麻木而又肮脏不堪的世界.
「…啊啊,抱歉呐!别哭嘛!刚刚说的全部都是大话哦?」
「在你眼中,就连世界都变得美好了呢.」
「其实也想让他知道啊,哪怕是自己的过错也好.」
「…说什么大话.你知道什么?」
「欺骗一切吧,少年.」
「我没有在开玩笑啊.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是真的.」
……

po个过程.Bohee太太的法叔真是帅得不行/////什么时候才能脱离临摹狗的称号啊…x

[自戏]如月伸太郎

*[]内为动描,()内为心描,没有括号为语言.
*ENE改密梗.
*煤气渣OOC注意.
——————————
[夏日扰人的蝉鸣与电脑中蓝色少女聒噪的说话声充斥于耳.心烦意乱下视线从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显示器上艰难的移开.抬眼看到隔着厚重的窗帘仍有几缕阳光顽强的照射在身后的单人床上而不满的皱了皱眉.拿起随手丢在电脑旁的耳麦像是要逃避外界的喧嚣一般戴在头上.显示器中“密码错误”的字样加剧了内心的愤怒通过某种途径完全展现于面部.虽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当前的网页但余光却不由自主的随着水蓝色身影游离.“咔咔”摁了两下鼠标刷新过后看到仍然无法登陆的界面和眼前少女毫不掩饰的嘲笑脸不由大声斥责.]
所以说你这家伙到底要耍我到什么时候啊!快点把我的密码改回来啊!!
[情绪激动迅速拍案而起.额头上大概已经产生因生气而暴起的十字形青筋.极度遏制着的情感终于爆发发出对于蓝色少女的警告.而自己的忍耐极限仿佛在对自己发出警告.额上的汗珠顺着脸颊缓缓下落最终绽放于键盘之中.烦躁的紧握鼠标直至指尖微微泛白.看到对方“什么啊这人好可怕”般戏谑的表情不禁在心里指责了对方100遍.]
把密码改回来...立刻...马上...
[终于看不惯少女满面诡计得逞的样子脸黑如锅底从干涸的嗓子中挤出了这样几个字.若头顶有怒气值的话肯定早已爆表.极端愤怒下左手紧握成拳手背青筋突兀摆出一副好似“我要打十个”的架势.而后对于对方看到自己因生气而扭曲的五官挥挥宽大的袖口发出略显无奈又稍带调侃的声音同时乖乖的将密码改了回来的举措感到满意瞬间将愤怒削弱了大半.]
真是的...早这样不就好了...!
[面颊变得微微泛红小声嘟哝道.却不想这样细微的表情变化又让自己遭到了对方一阵肆意的嘲笑声.]
(终于能够理解什么叫做死性不改了.不过--对少女发脾气的自己还真是差劲啊…不知道还能不能交到女朋友了啊…。)

昨天的速写。就当她的发卡是卡进头骨里的好了x